新闻动态

所在位置:首页>新闻动态

最高院:公司担保效力裁判规则汇编(一)

 最高院:公司担保效力裁判规则汇编

《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

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

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

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时,内部的决议类型授予公司章程自主决定,而对于公司为实际控制人或公司股东提供担保时则必须是股东大会或股东会。实践中,公司对外担保未经内部程序决议的效力如何认定以及公司为其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时,未经公司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决议的效力如何认定均存在不同的裁判意见。

本文撷取案例来自“裁判文书网”。

类型1: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未经内部决议的效力认定

一、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不影响效力

1.案例索引:《杨文、曾进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裁判日期:2017.11.29;案号:(2017)最高法民申4771号;合议庭成员:王 丹、李延忱、杨兴业】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案涉《最高额保证合同》上加盖有世纪天中公司和浩诚佳扬公司印章,为案涉债务提供担保是该两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否有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其股东签字不影响合同的效力。世纪天中公司与浩诚佳扬公司所担保的系航源公司债务而非梅义斌个人债务,航源公司并非世纪天中公司与浩诚佳扬公司的股东,杨文、曾进和吴显成再审亦未提交证据证明航源公司为世纪天中公司与浩诚佳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本案无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之余地。二审判决适用的是《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并已经对一审判决适用该解释第十九条和第二十条第二款进行了纠正。杨文、曾进、吴显成以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为由申请再审,依据不足。

2.案例索引:《姚文、姚洪股权转让纠纷案》

【裁判日期:2017.9.22;案号:(2017)最高法民终610号;合议庭成员:汪国献、晏 景、崔晓林】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关于金德源公司应否承担担保责任的问题。根据已查明的事实,2014年12月25日,姚文、姚洪作为付款方,熊代辉、杨耿作为收款方以及金德源公司、明峰公司、姚明作为担保方签订《付款协议书》,约定担保方自愿为付款方向收款方履行合同义务承担担保责任,且担保方声明公司担保已依法获得公司股东同意。故金德源公司应按照上述约定对姚文、姚洪欠付熊代辉、杨耿的股权转让款及利息承担担保责任。原审法院依据《付款协议书》的约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的规定,认定金德源公司、姚明、明峰公司对股权转让款78781884元及相应利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无不当。金德源公司提出其担保未经股东会决议,违反公司章程和公司法规定,属无效担保的上诉理由,因其签订的《付款协议书》合法有效,且《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所规定的公司对外担保须经股东会决议是公司对内的程序性规定,并不涉及公司以外第三人的审查义务。公司是否召开股东会以及是否形成决议,是公司内部控制程序,不能约束与公司进行交易的第三人。故金德源公司据此主张其担保行为无效不能成立,对其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3.案例索引《安徽省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濮阳开州路支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裁判日期:2017.7.27;案号:(2017)最高法民申370号;合议庭成员:梅 芳、刘崇理、方金刚】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该款规定的立法本意在于限制公司主体行为,防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者高级管理人员损害公司、小股东或其他债权人的利益,不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范,不能仅以违反该规定为由否定担保承诺的效力。虽然中原银行开州路支行未提交证据证明安投集团公司提供担保的承诺经过了董事会决议,但安投集团公司并不否认其在承诺为安控公司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股东会决议上加盖印章的真实性,不否认法定代表人签字的真实性,因此原判决认定该承诺对安投集团公司有效,安投集团公司应当对案涉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无不当。

4.案例索引《湖北融陞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分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裁判日期:2017.7.27;合议庭成员:梅 芳、刘崇理、刘京川】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原判决对案涉《最高额保证担保合同》效力的认定是否正确。融陞公司申请再审主张,根据《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应当经过董事会或者股东会决议,而本案《最高额保证担保合同》未经公司董事会决议,平安银行武汉分行作为专业金融机构,没有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故该担保合同为无效合同。但《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一款的立法本意在于限制公司主体行为,防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者高级管理人员损害公司、小股东或其他债权人的利益,不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范,不能仅以违反该规定为由否定担保合同的效力。融陞公司在原审中虽然对该担保合同上加盖的公司印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并申请鉴定,但在指定期间内未缴纳鉴定费用,其还称合同上的印章系工作人员私自加盖,亦未有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故原判决认定该担保合同有效并无不当。融陞公司该项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5.案例索引 《亿达信煤焦化能源有限公司、刘富小额借款合同纠纷案》

【裁判日期:2017.5.26;案号:(2017)最高法民申524号;合议庭成员:骆 电、董 华、张能宝】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案涉《保证合同》加盖了亿达信公司的公章、法定代表人刘某的名章,公司总经理刘富亦在该合同上签字确认,案涉《保证合同》为亿达信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亿达信公司向天行贷款公司出具《授权书》,授权刘富“全权办理”亿达信公司向天行贷款公司的贷款事宜,但该《授权书》并未禁止亿达信公司为刘富个人借款提供担保。在亿达信公司与天行贷款公司未能就借款一事达成合意的情况下,《授权书》关于刘富的授权内容不足以否定《保证合同》的真实性。即便刘富存在超越代理权限的行为,在亿达信公司股东及总经理刘富持有亿达信公司公章及法定代表人刘某的名章的情况下,天行贷款公司亦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刘富有权代理亿达信公司签署《保证合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关于表见代理之规定,《保证合同》亦应对亿达信公司具有约束力。根据以上证据和事实,二审法院认定亿达信公司应对刘富案涉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公司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股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亿达信公司主张根据该条之规定,亿达信公司不应对刘富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二审法院判决亿达信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天行贷款公司有足够理由相信刘富有权代理亿达信公司签署《保证合同》,刘富构成表见代理,《保证合同》对亿达信公司具有约束力。根据上述具体情形,二审法院认定亿达信公司应对刘富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而未适用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规定,该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6.案例索引 《重庆赞立置业有限公司、何小平买卖合同纠纷案》

【裁判日期:2017.5.25;案号:(2017)最高法民申1696号;合议庭成员:王季君、王 丹、李晓云】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对公司及股东等的相关行为进行规范,属于公司内部控制程序,不能以此约束交易相对人,相对人是否审查公司章程及相关股东会记录,均不应影响公司应当依法承担的民事责任。赞立公司关于许立力未经股东会同意以公司名义对外担保无效的主张,依法不能成立。赞立公司还提出,许立力和何小平恶意串通损害赞立公司利益,《承诺担保书》是非法的、无效的,但其未能提供足以证明其主张的证据。一审、二审法院认定赞立公司应当承担保证责任并无不当,赞立公司的再审申请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7.案例索引 《济源市万科阻燃材料有限公司、程红旗保证合同纠纷案》

【裁判日期:2017.3.29;案号:(2017)最高法民申179号;合议庭成员:贾劲松、高 榉、王林清】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关于担保合同的效力问题。万科阻燃公司成立于2010年11月4日,陈景志持51%股,苗建国持49%股,法定代表人为陈景志;2015年1月27日,万科阻燃公司股东由陈景志、苗建国,变更为苗建国、苗林、薛丽丽,法定代表人由陈景志变更为薛丽丽。2013年6月10日签订《担保借款合同》时,陈景志系万科阻燃公司的大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同时也是财源煤矿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程红旗作为签订《担保借款合同》的相对一方,有理由相信陈景志的行为是万科阻燃公司的行为。二审判决以陈景志未经万科阻燃公司股东会表决同意为财源煤矿公司提供担保,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但该规定不属于效力性强制性法律规定,在没有法律明确规定此时担保合同无效的情况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条“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该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的规定,认定本案担保合同应确认为有效合同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万科阻燃公司申请再审认为陈景志擅自超越权限与程红旗签订借款担保合同,违反公司法的规定,应当认定担保合同无效的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8.案例索引 《薛启盟与山东兴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陈兴旺等民间借贷纠纷案》

【裁判日期:2017.3.1;案号:(2016)最高法民再194号;合议庭成员:曾宏伟、苏 蓓、张小洁】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一款关于“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的规定,系规范公司治理的管理性规范,在公司内部对股东、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具有普遍约束力,但对外并不发生影响合同效力的法律约束力,债权人对公司担保是否经决议机关决议或是否经股东同意不负审查义务。如前所述,案涉担保函上加盖的兴康公司的公章印文虽然与该公司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公章印文不一致,但亦是该公司实际使用的公章。兴康公司并未举出有效证据证明案涉担保函的出具违背其真实意愿,其提交的《关于香港优世康投资有限公司股权交割的协议》仅可证明该公司股东香港优世康公司发生了股权变动,但不影响兴康公司已经作出的意思表示的效力及担保责任的认定。另外,案涉担保函出具时兴康公司的《公司章程》并未规定该公司对外担保须经该公司股东香港优世康公司的同意,兴康公司与债权人薛启盟之间亦未对担保合同效力问题作出其他特殊约定,薛启盟接受兴康公司担保已尽注意义务,并无过错。

9.案例索引 《中建材集团进出口公司诉北京大地恒通经贸有限公司、北京天元盛唐投资有限公司、天宝盛世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江苏银大科技有限公司、四川宜宾俄欧工程发展有限公司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案》

【裁判日期:2009.9.22;案号:(2009)高民终字第1730号;合议庭成员:何波、谭黎明、杨绍煜】

裁判意见

北京高院认为: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第一,该条款并未明确规定公司违反上述规定对外提供担保导致担保合同无效;第二,公司内部决议程序,不得约束第三人;第三,该条款并非效力性强制性的规定。第四,依据该条款认定担保合同无效,不利于维护合同的稳定和交易的安全。此外,关于公司违反这一规定对外提供担保的合同效力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关于“合同法实施以后,人民法院确认合同无效,应当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为依据,不得以地方性法规、行政规章为依据”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四条关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规定,在合同法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缩小了合同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的情形。因此,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并非效力性强制性的规定。在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没有明确规定公司违反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第十六条对外提供担保无效的情形下,对公司对外担保的效力应予确认。此外,根据合同法第五十条关于“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关于“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担保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的规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对外提供担保应认定为有效。可见,对于公司法定代表人越权对外提供担保的情形,公司对外仍应对善意第三人承担民事责任,故本案银大公司的担保责任不能免除。

被上诉人中建材公司应为善意第三人。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章程不具有对世效力,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章程作为公司内部决议的书面载体,它的公开行为不构成第三人应当知道的证据。强加给第三人对公司章程的审查义务不具有可操作性和合理性,第三人对公司章程不负有审查义务。第三人的善意是由法律所推定的,第三人无须举证自己善意;如果公司主张第三人恶意,应对此负举证责任。因此,不能仅凭公司章程的记载和备案就认定第三人应当知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超越权限,进而断定第三人恶意。故在上诉人银大公司不能举证证明中建材公司存在恶意的情形下,应当认定中建材公司为善意第三人,中建材公司已经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

可见,上诉人银大公司出具的《承诺书》担保形式完备,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有关效力性的强制性法律规定,应认定为构成合法有效的第三人保证,银大公司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故银大公司上诉关于其法定代表人何寿山对外提供担保,其行为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并没有经过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同意,故何寿山对外担保因违反《公司法》第十六条的强制性法律规定,应为无效担保的上诉请求以及被上诉人中建材公司未能尽到审慎的审查义务,不能作为善意的第三人要求银大公司承担保证责任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声明 | 本文摘自网络,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删除。